投资要警惕左,但主要是防止右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6-04 11:57

投资要警惕左,但主要是防止右

2018-06-04 10:16来源:格隆汇股息/涨跌停/市盈率

原标题:投资要警惕左,但主要是防止右

作者:唐朝

长期以来,犹如市场永远摇摆于恐惧和贪婪之间,对投资的看法也有两种极端思想,以三年河东、四年河西的周期抢占着投资者的心智。一种认为股市赚钱很简单,只要牛市来了,冲进去买啥赚啥,跟捡钱一样;另一种认为股市赚钱太难了,耗费青春、耗费生命,整日里殚精竭虑却面临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局面,最终只会是少数信息、资金或者知识占有巨大优势的机构获利,普通投资者多沦为韭菜,正所谓一赚两平七个亏。

套用我党历史上的术语,前者可以归为左倾冒进主义,后者可以算右倾投降主义。在股市早期以及刚刚入场的人里面,天不怕地不怕的左倾冒进主义占大多数,经过市场几番牛熊教育后,在“老股民”群体里,见啥都怕的右倾投降主义成为主要危害:怕亏,怕回撤,怕上涨,怕波动,怕听负面,怕自己研究不够,怕有自己没关心到的信息,怕自己居然不怕……

书房里绝大多数朋友是有一定投资经历(先不说经验)的人,所以,需克服的主要障碍是右倾投降主义,就是那种认为“股市赚钱很难,一个人如果没有深入研究能力,没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,没有娴熟的金融学知识,没有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心态……将会很难从股市赚钱”的想法。这种想法大错特错,如果不予纠正,不仅会让你的人生总是处于神经衰弱状态,甚至会在不知不觉间使你的投资之旅误入歧途。

如果有一家工厂,老板雄心勃勃花了1000万,刚刚跑下执照,买了地皮,建了厂房,添置了设备,招聘了工人,忽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,某种原因之下500万出售。你买下来会亏吗?——抢答:不会,转手卖出去就是利润。

不好意思,抢答错误。买下来还是会亏,因为短期或许找不到合适的买家,而你又不会经营,可能机器会生锈,工人会辞职,厂房会漏雨,场地会长草,最终或许花了五年才卖出去,也就卖了600万,一算收益率,不到4%,亏了——为什么明明赚了100万,却说亏了呢?这就是折现的概念,金钱是有时间价值的,明明我可以存银行保本4%理财,五年变成608.33万,结果淘神费力,担惊受怕,只收回600万,是不是亏了?

但是,如果这工厂,不仅有上述刚花1000万购建的厂房地皮设备,账上还有未到期理财产品300万;还有给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中国移动等大公司干了活的应收账款600万,年底可以收账;同时,就欠着银行150万贷款——这家公司,现在卖500万,你觉得你还会亏吗?这次可以放心抢答了:不会。

是的,这样你几乎不可能亏钱了,只需要等待理财产品到期,等待应收账款到期,你就可以收回超过900万,还了贷款,净得750万-500万=250万以上的现金,以及购置成本1000万的固定资产。

实际上,这就是格雷厄姆的投资体系,用相当于净流动资产2/3的价格购买公司。只是一者由于股市里公司的流动资产很少直接像例子里这么靠谱(全是“银行理财+中字头大国企应收”),二者股市里并非自己买下全部,其他股东或许对资产的处理方式会有不同想法,所以,格雷厄姆倾向于买进几十只这样品质的企业,构成一个组合,以对冲其中某些或许流动资产品质不好,或许应收账款信用不良的企业风险。由此,捡烟蒂的投资方法形成了。这种方法可以赚钱,不难理解吧!

这样可以赚钱,确实不难理解。难以理解的是,为什么会有人那么便宜卖?还真是,实体经济里,企业家一般不会这么傻,居然以这种价格将企业卖掉。但很搞笑,当一家企业所有权被分成无数小块在在股市交易的时候,在大量拿股票当赌博筹码的投机者眼里,股票就是一张纸头或者一个博彩号码,如果它在“下跌趋势”里,那无论便宜贵贱,将其兑换成现金,为下次参赌保住赌本才是第一要素,这种行为被很高大上地称为“顺势而为”或“不要与趋势作对”。由此,荒诞的卖价就这么让人惊奇地形成了。

尤其是在格雷厄姆经历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大萧条期间,大把这种类型的出售者,有些幅度比老唐举的例子还夸张。格雷厄姆及其信徒就这样捡了无数被人丢弃的“垃圾”回来,待恐慌过后,市价恢复到净资产(或重置成本)附近就卖掉。“炒股”这件事,终于在格雷厄姆教授手中,变成了一件具有逻辑支撑、可以计算的科学,不再是凭感觉、靠内幕的击鼓传花式互相算计,格雷厄姆也由此当之无愧地成为了证券分析业的教父。

可惜的是,大萧条这种重度恐慌的经济环境,一个投资者可能一生遇不到几回——以美股为例,跌幅高达89%的大萧条历史之后,近百年历史里,只有纳斯达克网络泡沫破裂、日本空袭珍珠港以及2008次贷危机爆发,分别以78%、53%和52%的跌幅可以与之媲美,其他恐慌幅度没有超过腰斩的。

很巧,“勤劳勇敢”的中国人,用二十多年快进了美帝百年史。二十多年里,A股同样产生过四次腰斩以上的大跌,幅度分别是79%,73%,73%,55%。

另外还有两次接近腰斩的跌幅,最近一次书房里大部分朋友应该在场:2015年下半年跌幅49%,同期老唐实盘组合满仓在场,市值“回撤”28.38%。

因此,对于一个投资者而言,必然面对的问题是,大量的其他时间怎么办呢?最终,在格雷厄姆大批传人的摸索下,无外乎三条路:

第一条路:按照格雷厄姆给普通投资者的建议,适度放宽标准。

1949年,格雷厄姆出版了伟大的《聪明投资者》一书,书中第五章第二节明确提出他给予普通投资者的股票投资四条建议:①充分但不过度的分散投资,将资金分散在少则10只,多则30只股票上;②只选择大型、杰出而且举债保守的企业;③购买对象应具有长期持续的股息发放记录;④只买低市盈率股票,建议用过去数年的平均净利润,例如购买市值不超过过去7年的平均净利润的25倍,如果用最近四个季度净利润,则买入上限为20倍市盈率。

这种思路,其实就是帮助投资者构建了一个低估值的指数,实践中发展为利用低pe、低pb、高股息率建立一篮子低估值组合的投资方式,所谓低估分散不深研,大致就是走的这条路。

第二种,扩大搜寻范围,寻找合适的目标;

部分坚持格雷厄姆烟蒂股投资精神的投资者,选择通过扩大范围,不断寻找被市场抛弃的冷门市场,来买入符合格雷厄姆标准的冷门股。代表人物是沃尔特.施洛斯。通过严格遵守格雷厄姆的教诲,不断地翻垃圾堆,湿螺丝在长达47年的投资生涯里,获得了年化20%的世界级大师水平(100万变54亿。当然,客户被年年切掉管理费和提成后,收益是15%出头,100万只能变7.9亿——依然是世界级大师水平)。

目前市场同样活跃着一群视野覆盖A股、港股、美股甚至俄罗斯、新加坡、越南等多个国家股市的投资者,他们就是通过扩大范围,通过简单的财务数据对比,选择多只符合格雷厄姆烟蒂标准的股票买入,然后待恐慌过后,回归净资产值或重置成本价值附近时,卖出获利。

第三、从股票代表企业资产所有权,进化到股票代表未来现金流分配的参与权。

这方面的代表人物当然是沃伦.巴菲特。巴菲特在自己的思考下,在费雪、芒格等人的影响下,对格雷厄姆的“股票代表企业所有权”的内涵做了一点进化,从格雷厄姆起初的“股票代表企业净资产的所有权”,进化为“股票不仅代表企业净资产的所有权,更代表着企业未来现金流分配的参与权”。

这一进化是伟大的。它让投资人忽然从一个招人讨厌的“破坏者”角色,一个到处寻找腐肉、动辄鼓噪破产清算的秃鹫角色,变成了企业运营的伙伴,经济发展的推动力。它让巴菲特开始以前瞻的眼光展望未来,以人类需求无限、经济永远发展的眼光看待企业。

为了追求未来可分配现金数量的可持续性和可预测性,巴菲特进一步给自己的投资理论增加了“护城河”和“能力圈”概念,致力于寻找那些自己能够预测其产品会持续被需要,但别人很难甚至无法提供同类服务或产品的企业。

这三条路,无论选择哪一条,赚钱都不难,差异只是关注点略有不同。第一种模式,只需要定期(例如半年或一年)做一做pe、pb和股息率的对比筛选即可;第二种模式,只是一个体力活,关注的数量足够多,每天刷刷公告、看看财报摘要,总会有些市值显著低于净资产值,或者拥有足够量隐藏资产的企业,一旦发现这种特征,再去针对性做进一步挖掘即可;

第三种模式,甚至可以从直接购入宽基指数基金(指成分股包括多个行业股票的指数基金,例如沪深300指数基金)开始,只要理解“沪深300成分股的平均盈利能力>全部上市公司的平均盈利能力>全国所有企业的平均盈利能力>名义GDP增长速度>类现金资产的收益率”这样一个逻辑关系,就会明白长期持有沪深300指数基金的收益是一定会远远高于持有现金类资产(包括存款、理财、货币基金、债券等)的,中间所有的波动不过是扰人心神的障眼法。

在这个基础上,通过学习,通过对自己能理解的优秀公司(若有)增加配置份额的方式,或者在资金足够自己建立跟踪指数的股票组合时,排除盈利能力明显落后或者明显有问题的企业(若有),逐步建立属于自己的优质企业组合,从而在指数基金的基础上逐步提升回报率,那也是必然的结果——别小看微小的回报率提升,100万50年,10%回报率结果是1.2亿,12%回报率结果是2.9亿,差额1.7亿就是你的奖学金。

如果承受力较强,宽基指数基金可以一次性买入,并在后续增量资金进入时,或继续配置指数,或选择自己理解的相对优秀的企业(若有)买入。如果承受力较弱,则可以将资金分配成多份,通过定时定额的方式购入,或者按照指数估值分配资金(例如20倍市盈率以下多买,30倍市盈率以上少买),达到平滑波动的目的。

所有这一切,只需要我们立刻抛弃“股票是筹码”的错误观念,建立“企业真实盈利能力提升,股价一定升”的明确信念,对垃圾企业的大幅炒上炒下,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,幡动而心不动,以较长时间不会动用的资金(例如三到五年)去做投资,满足于企业成长推动的市值增加。如此,市场再也不值得害怕,完全不需要以右倾投降主义心态,战战兢兢恐惧度日。

当你手握企业的成长盈利时,再顺带去收割市场过度波动的馈赠,就简单轻松多了,那就真是“佛系炒股”了,过热过冷可以抛出或买进以达到普度众生的目的。忽略或错过也无所谓,反正有优质企业盈利推动垫底,何惧之有?

2000年净利润2.5亿,2018年净利润335亿以上,17年现金分红累计超过560亿,这样一只股票,只要市场还在,就没有任何力量能让它的市值维持在100亿以下——对,你猜对了,说的就是茅台,2001年上市,当年最高市值98.25亿。

只要买入价格不是太过离谱(例如老唐定义的明显高估区间,即>50倍TTM市盈率),你投的企业长期年化利润增幅超过30%,你的收益就离30%不会远,什么庄家主力利空利好超买超卖MACD250均线KDJ薛斯通道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特朗普特没谱……,他们谁都不能改变你赚大钱的必然命运。能彻底想明白这个问题,右倾投降主义就会永远离你而去,你的脊梁会挺直,心胸会敞亮,你会在财务自由的大道上会越走越宽敞……

剩下的事,就是寻找这样的好企业(书房一直努力的事情),碰到一个好价格(这个靠运气,靠投机者顺从趋势,靠美妙的大熊市),收入囊中(这个靠你意志坚定、英明神武),继续过你开心快乐的每一天(这个靠你和所爱之人合力创造)!

来源:唐书房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