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曾捅伤局长儿子进少管所 如今成歌手赢了导师汪峰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19 02:43

《歌手2》剧照

原标题:他曾因捅伤地税局局长儿子进了少管所,如今成为歌手赢了导师汪峰

文张弘

1月18日,两条截然相反的消息同时上了热搜,都是关于GAI的。

有知名音乐博主陆续爆料GAI将退出《歌手》比赛,取而代之的是歌手李泉。17日,GAI出现在《歌手》媒体见面会上,对自己之前的表现打了50分,“因为压力真的很大”。

另一则新闻是GAI携未婚妻现身《歌手2》彩排现场。湖南卫视未对此事作出官方回应。

《歌手2》彩排现场

GAI退赛无疑会是《歌手2》的一大损失。节目开播后,最大的新闻不是结石姐(Jessie J)夺冠,也不是半壁江山汪峰唱了首写给章子怡的歌,而是GAI演绎了一首嘻哈版的《沧海一声笑》。

只用3天,《沧海一声笑》视频的微博总播放量达到1亿,远超其他歌手。GAI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条视频,评论数过3万,转发数突破7万。

上台前,汪峰到GAI的房间,两人的这次见面稍显尴尬。2016年,GAI还叫周延,在《中国新歌声》舞台上唱了首《苦行僧》,没有导师选他。坐在台下的导师汪峰说,他的歌声里只有愤怒。

后来节目组又请他参加复活赛,还去他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的老家补录镜头。母子俩坐了一天一夜火车,到了浙江嘉兴。节目组让他将Beyond 的《大地》和周杰伦的《龙拳》混编为一首歌。但后来他接到通知,复活赛取消了。

GAI 气得破口大骂。他曾发过一条微博,后来又删了:没导师选我,因为我站得太高了。

此刻面对同场竞技的汪峰,GAI表现得拘谨、羞涩,像个乖学生一样听他讲话。汪峰说:“我这次应该好好听听你的东西。”离开时,GAI向汪峰鞠躬,说:“我经常唱老师的作品。”

2018年1月17日,长沙,2018《歌手》首发阵容明星举行见面会图/视觉中国

4年前,威远县春节群众大联欢,观众有五六千人。那时GAI已在酒吧唱了七八年,却依然没有积累起名气,那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观众面前唱歌。GAI唱了《飞得更高》、《一起摇摆》,都是汪峰的歌。

那场县城春晚,他的酬劳只有600元。

下台后,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,娃儿你这么吼,青筋都暴起来了,累不累?

随后,父母大声跟周围人说:这是我儿子。GAI哭了。

虽然GAI给人的印象是放浪不羁、逞凶好斗,但在父母面前,他依然是孩子,甚至把父母的名字都文在身上。

GAI还没出名时,想出版专辑,跟姐姐借了8000块钱。在GAI 看来,姐姐是“CBD 金领”、“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人”。姐姐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,后进入世界500强的国际物流企业,嫁给银行高管,在北京买了两套房。

GAI出生在四川省宜宾市珙县芙蓉煤矿,父亲在矿上做会计。10岁之前,他都生活在平静安稳的集体生活中。10岁时,为让学业拔尖的姐姐读更好的学校,父亲以两万元的代价买断工龄搬家到威远县城,靠承包中巴车谋生。

GAI的人生发生转折,开始向一个社会青年过渡。

因为留着锅盖头,别人都叫他锅盖。他初一沉迷踢球,父母送他进了管教更严的严陵中学。班里“大哥”想捉弄新生,锅盖表现出反抗。“然后他就当着全班六七十人的面打我,连打了三天。我告诉老师,老师说你先忍忍吧。”GAI回忆道。

像许多人一样,GAI为使自己不被欺负,看起来更让人害怕,开始和“道上大哥”混在一起。他初中就有了文身,文了一个“拳”字,但写了错别字。他在外打架伤人,在家偷父母钱,是常常用来教育学生的反面教材。

在外,GAI已经进化成校园霸主,因为只有欺负人的时候,采不会受欺负。但他却常常被父亲打骂。GAI记得,有次父亲拿出绳子捆住他手腕,另一头缠在屋顶吊扇上。GAI一边随着吊扇旋转,一边经受皮带抽打。“到后来我爸还没打我就会吓哭。而我妈呢,她站在旁边拍手欢呼‘打死他’!”

初中毕业不久,GAI就因为刺伤地税局局长儿子,被拘留近一个月。后来,父母花了几千花钱才摆平这件事。

发生在GAI身上的种种事情都似乎在说明,GAI的未来只能是个问题青年。后来,他被父母送到重庆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,一所大专,学供电专业。

GAI对专业一点都不感兴趣。他爱上了唱歌。毕业那年,他被分配到江苏一家化工厂扫地。毫无疑问,他拒绝了。

他凭一首《霍元甲》拿了百事新星大赛重庆赛区冠军,奖品是一块电子表、一个MP3 播放器、两箱百事可乐。他还靠那个冠军得到酒吧驻唱的机会,每晚30元工资。

刚入行,他只敢说唱,酒吧老板便安排他唱和声。别人站在台前唱歌,他在暗处的角落里打响指,隔一会儿哼几声。这种日子持续了半年,老板觉得一天付30块不值,逼他必须往台前站:再不学唱歌就滚。

滚就滚!GAI受不了对尊严如此的践踏。有一次他在酒吧唱歌,一位中年女客人拿着裹着几千块钱的酒杯走过来,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晚上过来陪我。”他没有丝毫犹豫,给了对方一记耳光。结果就是,这个酒吧也辞退了他。

GAI就这样在各个酒吧“滚来滚去”。自贡、内江、宜宾、铜梁、永川……再加上和谈了7年的女朋友分手,GAI的事业和心理状态陷入低谷。

这个时候,他爱上了汪峰的歌,尤其是《飞得更高》,从中汲取活下去的力量。他说:“你离开我,OK 没关系,我要做更好的自己,让你觉得离开我是个损失。”

也是在这个时候,他接触到了说唱团体Bad Kidz,开始唱自己写的歌。队员建议说唱歌手最好要有个英文名,别人叫他锅盖,他想让人瞧得起,希望别人倒着念,叫他盖哥(四川话发音为盖锅)。

从此,周延变成GAI。从一个地下莽夫到一个娱乐明星,从小镇到都市,GAI在30岁之前做到了,却并不顺利。

《中国有嘻哈》12进9时,GAI 抗议比赛强度过大,摘下头巾扔在椅子上,甩门而出:我想回家了,我怕我猝死在这儿,不想玩了。

《中国有嘻哈》剧照

几分钟后,一个文身壮汉出现在画面里,拍GAI 的脑袋,伸出食指指着他训斥道:都苦,谁不苦?吴亦凡也没有休息时间。你选择了这件事,你就得坚持,自己再好好想想。

这个人是节目音乐总监刘洲,也是GAI后来的老板。节目第一期,GAI喊出“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”。刘洲觉得这句话有炸歌潜质,将其扩充成了完整歌曲《火锅底料》。

GAI很不喜欢。有观众听了听出了凤凰传奇的味道,觉得GAI变大众了。两人吵了起来,刘洲坚持己见,要获得大众认可,GAI就必须要做出这样的改变。

后来,歌曲放出,GAI改口称赞刘洲说:“这一点我是真的很佩服洲哥,他看东西比我们长远,知道得找一个通俗的方式让老百姓感兴趣……可能我圈子太小了,生怕歌出来达不到专业听众的那个点,没有想到市场那些东西。我也不懂那些。”

接受媒体采访,GAI也表达过地上和地下的困惑,但他也有办法说服自己,他说:“好不容易从地下爬上来了,谁也不想再掉下去。”

2018年,GAI将步入30岁。就在前几天,他向女友求婚成功。《歌手2》第一期,GAI的《沧海一声笑》获得第三名,汪峰位列其后,第四名。

GAI身上的棱角越磨越平,他将自己的逞凶斗狠、放浪不羁放进作品里,私下依然做一个正常普通而有谦逊的人。就像在《沧海一声笑》里,他唱道:“我命硬,学不来弯腰。”但演出一结束,他向观众鞠了个90度的躬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